Return to site

反批判性思维

[个人认知升级]系列

· 生活,阅读,认知

对待批评时你会怎样?

我之前看过一本妻子的"销售圣经",单拿出了一整章来介绍"赞美──销售的武器"。

想必普众都是喜欢听到别人对自己的肯定而非否定 ── 吧 ?

有一个领导力教练 ( 彼得.布雷格曼 , Peter Bregman) 在一篇文章(https://hbr.org/2019/02/13-ways-we-justify-rationalize-or-ignore-negative-feedback)中特意讲了讲关于 negative feedback , 我们多数人会采取怎样的态度:

  • 受害者回应:“那不是我的错”
  • 自豪争辩:“没错啊, 但这也没这么糟糕吧!没准错错取正,结果还不错呢”
  • 淡然自己:“其实这事影响没那么严重”
  • “别只盯着我, 你看, 那个谁不也迟到吗?”
  • 直接否定: “我才不是这样的人呢!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 逃避现实: 其实我并不喜欢他吧。。。(刚表白失败后)
  • 怪罪别人: 是我这个方向出了问题,最近小A则上手,他还对流程不熟悉。
  • 避重就轻: 虽然我出了错,但这不是问题的真正所在。
  • 声称指责错误: 我找过其他专家,他们认为你的指责是不对的。
  • 开玩笑一笔带过
  • ... ...
以上十余种Post-face 事后心理, 我想我曾经拥有过大部分。
把这些态度和最近的一些经历按号归类, 这对自己的内心是一件蛮煎熬的考验。 但我还是坚持完成了。

以这条为例──“当你负责的方向出了问题,你甚至害怕别人发现你出了问题进行事先cover(掩饰或者找一个替身)” , 就发生在我身上: 我负责的ETL流程出了问题,尽管是来自实习生上传的任务,错误也是这个文件引起的后续failure,但我在事情发生之后,第一反应是怪罪这个实习生的马虎和思考不周。

但等等。

你是他的mentor呀, 他的错不就是你的错, 你的错就在于太过相信他,也没有进行有必要的测试和上线流程前的检查工作。 到如今,这件事我始终也没有实习生去讲,也有些惭愧。

尽管没有人指责我,但令我最难过的就是来自自己内心的自责,后续带来的无尽悔恨感。

将批评视作礼物

很多年前, 我听过“将演讲比成给听众派发礼物的过程”。

这次我再被打动的是这句话, “将别人的批评视作给你的礼物”。

你的第一反应先不要采取防卫姿态, 用上面的十种还击态度保护自己。

就坦然的回应“谢谢你的指出,我会认真考虑”

我想先把这第一回应作为一种心理训练, 用在接下来的三个月生活中。

我的心理暗示是这样的。

在陌生路人的眼里, 我们都是对方的"nobody"。 你不会在一个"nobody"身上花费(太多)时间, 甚至是你更希望永生不得相见。 最好的例子是在微博、Twitter平台上你碰到的"网络喷子"。

他们污染了这个世界,也脏了你的眼睛, 但信息流没有办法阻止他们的出现。

我这里不会讨论他们, 更不会将这一群人作为 negtaive feedback, 而主要是指我们身边认识的人, 在当面通过语言和文字传递自己对自己做法和言行的负面评价。

所以我的假定是我们的指责带有目的和意义。 (即使是恶意之人的指责)

我们行事向来有些盲目和自大的可能性, 通过第三方视角给你一些评语, 也未尝不是坏事。 所以我们应感谢别人在自己身上花掉的时间和精力。

若你也为人父母, 就会理解这份"操心"是多么的心累的所在!

so, 从今天起, 不要把心理防线抬的那么严重。

用一句张德芬在《遇见未知的自己》中反复提到的话, 作为这篇文章的结束, 就是:

亲爱的, 那么没有别人, 只有你自己。

起风了

(这周在B站看到一个 纪晓岚改编《起风了》 台词很喜欢)

朝中百官战战兢兢 匍匐皆为驿上能称心

似是穿锦衣的蝇营 皆为利所趋

不禁笑这礼义廉耻

乾清宫的天 是否看得见

黎民万亩旱田

缓步穿行这长街 踏上这台阶

横眉冷对百般戏谑

回忆账簿上布满伤疮的岁月

世人皆以镜自勉 皆以史为鉴

尽忠报国刻在牌匾

可镶嵌装潢却如此耀眼

我曾一腔热血冲冠怒发

任由辩驳斥责怒骂

只愿一朝求得广厦

保佑万家

我曾随初心加紧步伐

梦想却被现实关押

满朝文武 请先摘下乌纱

看您和百姓 还有区别吗

荒郊的路崎岖不平 也因几具坟茔拥挤

不知行至此的过客 是否会唏嘘

不禁叹这螳臂挡车 能抵至何夕

墓上刻的冤 一深又一浅

却烙进我心田

觥筹交错中坦言 无力避免

冠冕之下贪得无厌

进而谈论着今宵谁人得月先

实情磨平了夙愿 渐行渐远

夜半却仍难以入眠

抚褶又添五味杂陈心间

我已了然于人心的复杂

从伤痕中得到应答

学会城府 学会浮夸

学会放下

只是当风吹过的刹那

总掀起脆弱的浮华

让我洞悉 还未愈合的疤

风中我看见刺眼的白发

绕着家乡凋败的花

我有眼中人潮涌动

呼声嘈杂

风中只剩故事还未放下

可是思绪还未饮下

可是思绪早已木麻

醉的是谁, 醉的是天下

我仍担忧风卷着尘沙

携理想走向了天涯

只剩驱壳 跟着大家

一同跪下

我选择点燃最后的蜡

让风带着它 四海为家

醉的是谁, 醉的是天下

醒的是谁 是过境风沙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时候这么容易被打动

有时看到一些莫名的内容就变得泪眼婆娑。

曾经以为学习数学会让自己变得理性单纯。

现在单纯有了, 理性和感性就像对称抛物线,以相同的速率上升着。

我是否还是个理想主义者, 也许是。 是又怎样。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