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内容时代, 碎片危机

听播客节目- 迟早更新"窄播时代"的感触

· 知识,播客,数据思维,认知

# 听窄播时代有感 - 谈谈我对内容付费('知识'付费)的理解

我记得吴军博士在他的专栏中把人才分成了五个等级, 其中第一等级的人物带动起一个时代或产业的, 例如Steve Jobs 、Bill Gates… …

问一问自己, 哪些人物又是近20年的一级人才呢?
我觉得罗振宇老师可以勉强算是1.5级,更苛刻地来讲, 也许是介于1.5~2.5级之间的人才。
 
接近一级的原因是在他之前中文互联网, 并没有“知识付费” (or “内容付费”)的概念, 在深耕《罗辑思维》“类知识脱口秀“视频节目后, 这个词开始进入大众视野。

之所以据说他也有可能是在第二等级之后, 也是考虑到”得到“App之前, 这个创业团队也走过不少弯路。 卖线下实物、投资Papi网络, 这些折腾的时间不知道是否带来了好的收益, 但却消耗掉了2年左右的时间。

而如今的互联网, 2年是非常漫长的度量。

# 向谁收费, 未来的路

所谓的自由独立播客主理人, 不好解决的问题就是, 向谁收钱?
如果不投靠一些大品牌的内容平台, 例如在中国的喜xxx. 但是会面临诸多的问题, 你有哪些内容是对方不接受上架的, 是否要迎合平台的创作要求, 等等。 自由不在。

如果是和广告主合作, 那么是否给人一种戴上资本家赠给帽子的印象呢?
你的那些粉丝, 是否辜负了他们的期待? 。。。

怎么想这个问题, 都没有特别好的解决办法。


我觉得罗振宇老师, 在他从《罗辑思维》视频到”得到App“, 已经是在当前环境下找到的最优解了。


* 品牌商的赞助

这个在每年的跨年演讲中不难发现, VIVO、NISSAN天籁、etc
2019年的1月1日, 我作为新员工, 有机会到了深圳现场, 看到几千人沸腾的现场, 我不禁猜想, 这里不乏很多的做生意的人、企业中的中层高层管理者, 还有带着家里孩子来到这里跨年的。 到底是他们成就了罗振宇老师的成功, 还是他们恰好是被罗振宇老师的知识交付产品所打动, 促使了他们的成功。
 

* 横向知识平台

这些年来, 除了早期的吴军、万维钢、刘润等连续每年在得到开讲的知识人,还有越来越多的行业人才, 来到这里。 以我的观察, 得到app并不是没有门槛的,反而是拥有很高门槛的内容审核 — 这个可以参考品控手册。
所以, 该老师是否和得到平台目前“气质相符”, 而且老师在交付的内容是否能符合得到的工作预期, 这点都是有要求的。

我想过, 为什么罗老师可以做成这件事? (或者说, 他是最有可能做成这件事的人)
他的优势是自己多年的电视从业经验, 电视是包装内容的鼻祖级产物;
如今的互联网化,是让他从一个镜头转向到另一个镜头(APP)的后面
 

* 有持续支持的“罗粉”


本科的时候我还关注过另一个罗胖, 做过新东方英语老师罗永浩、后出来创业做英语培训学校、砸过西门子撕过方舟子、之后竟然还去做手机的罗永浩老师… …
过去四年, 几乎每年都有一段时间,他做的事情或者没做的事情都会让很多媒体人魂牵梦萦。身边人也不缺少“是锤就买的”罗粉, 换数码只会考虑苹果设备的“果粉”。

但就罗振宇老师现在所在的事情, 也有大大的“罗粉”群体!
而且人群数量应该远超Mark Anderson所说对铁杆粉丝的最小数量。
 

* 视频时代 + 碎片信息 , 未来会更好吗?


老实讲, 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头条系(字节跳动)的产品, 甚至, 快超过了对百度系的不喜欢。

自然, 我的喜欢不喜欢与他们的商业成功与否没有关系, 但我还是要明确的表达这一点。

我的不喜欢源自以下几点的主观,

- 迎合大众的精神空洞, 无休止的填充他们的娱乐诉求;
- 变卖用户的注意力, 对自己的平台内容缺少控制;
- 特别地, 对十四岁以下青少年, 我强烈反对他们使用字节跳动的产品。

互联网网民的大众年龄也许很低, 公众原本自主的选择权, 正在被这样的产品吞噬。


对未来, 我的担忧是公众对自我提升的追求与利用碎片娱乐当先的矛盾。

因为, 没有注意力了, 任何经济都不能长久的规模增长啊。
 

PS: 一直以来, 我比较抵触叫一个从不了解的人为 x老师。

因为不了解, 为什么我就成了你的学生你当了我的老师呢。

后来就当成“先生或女士”的统称好了, 请TONY老师来给你看一下。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