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urn to site

名创优品、NOME家居, 谁是击退无印良品的“定远号”?

随便想想

· 商业观察

我非常喜欢一档播客《疯投圈》, 几乎期期不落的听了历史所有节目。 在最近一期(March 2019) 聊到了线下店生意 https://crazy.capital/31 , 提到了我蛮好奇的零售行业。

算上之前自己比较喜欢的无印良品, 和海澜之家等实体大厂开的“严选店”, 目前这个行业处于快速上升期, 而且第一集团的厮杀非常火暴。

于是, 昨天(2019.03.23) 决定去北京朝阳区的大商圈-常营天街再近距离观察观察。

首先先介绍一下我对朝阳区几个商圈的画像:

大悦城:

吃饭选择多,年轻人首选, 单一Mall高楼层模式, 拥有Tesla+ Apple店, 人群圈选:学生、白领和中收入家庭为主。 儿童区也在发力, 不过不如常营圈。 美食是主打优势,位置在朝阳东四环直通六号线。 幅射朝阳东三环~东五环。

 

常营天街:

儿童项目(游乐·培训)用“天花乱坠”形容也不过分的商圈,十字路口的四个象限之三都是商场。 (所以是多商场+低楼层 《 6) , 不过没有Apple店 没有Tesla。 位置在朝阳东五环直通六号线。 幅射朝阳东三四~东六环。 人群购买力来说, 要弱于大悦城, 但周末人流量非常可观。

 

 

三里屯商圈:

太古里>北京, 拥有北京最大的优衣库分店, 而且有知名的酒吧街。 美食美酒夜光杯, 也许是和工体毗邻,所以文体盛事因素的符号和三里屯联系密切。 和前面两商圈不同的是, 三里屯虽然不是地铁直达(出站1Km) ,但它的地理位置却可称得上朝阳咽喉了(仅次于国贸) 。

想到三里屯基本上不会有想到居民楼, 而前面的大悦城和常营就是在居民城里拔地而起, 因此面向人群就是工作消费者, 而非家庭用户。

 

朝外商圈:

以我之前几乎每周都会去悠唐的观感来说, 朝阳区和东城交际区域, 反而人就不是那么多了。 大概是这里的居民属性弱了一些。

而且要不是离儿研所如此之近, 我想也不会对它有更亲密的接触了。

 

其它。待补充~

我这次最感兴趣的店就是要去Nome(诺米家居)

备注: 其实全中国有两个公司开的NOME家居, 一种是这样的以瑞典“性冷淡”风的, 像宜家人群靠拢。 另一家则是竞争对手名创优品为了狙击其而开的混淆李鬼-也叫诺米家居(商标问题可能还在纠纷,但至少在商场,已经有的地方能看到)。

抛开李逵李鬼之争,我谈谈逛这家NOME的感受。

这种蓝色有些高档感, 第一Page是女士区(小化妆品和工具)之后是鞋子帽子日杂,衣服, 品类在我看来受占地面积, 极力的表现自己 东西很多,但实际品类还不够丰富的现实(比如数码充电宝电池文具这些应该集中在一起, 却太突出耳机了, 但200元的耳机销量应该不是很好)。 最后我给James买了一个毛绒玩具, 结账时没有新会员引导, 中午12点午饭时间人数不多。四个收银台, 占地面积不到百平。 单日流水应该无法和距离200米的30平米名创相比。

常营我去的次数更多的是就在NOME隔壁的海澜优选。

面积是NOME的3~5倍, 而且有后台品牌衣服电商的背书,这里至少有二分之一面积是给衣服和家纺的, 然后在二级下放给生活百件和女妆。 基本上没有数码的台, 文具台和办公台有两个。

有门口导购, 是一个不错的体验。 而且距离我上次来的时候, 明显进行了布局的调整。

最后我在这里买了薯片,加了会员。 然后被引导下了其官方APP。

在我看来, 这和NOME的店员做的加盟商模式, 工作人员的品牌忠诚和建设的培训缺失有关。

无印良品不必多说了, 我家里还是有不少的MUJI东西的, 也是我之前最喜欢的一家“性冷淡风格”闲逛之地了。 可能受了前前同事MAY的影响 哈~ 。

这一年以来, 我直观感受到MUJI的商品降价不少, 我想在Miniso切入之后, 有不少中间用户(一般白领用户, 原来够够脚或咬咬牙也是能够达到MUJI成交的用户)在平时会有更大的机会看到Miniso, 在Miniso购买一些高频商品(比如勺子、充电宝、笔、袜子内衣等), 减少MUJI的实体曝光机会, 而且Miniso是主打的快节奏模式,你在MUJI的时候会找一个懒人沙发玩会儿游戏,然后再起身看看, 一晃半个小时就过去了, 再带着玩完三轮车的儿子去找家MANN咖啡。

但在Miniso我们就是去买A的, 买完或者没看到就走。 购买的链条非常短且效率。

我想这是MUJI该去担心的, 单纯的降价不是最好的政策。

而是在要想如何思考自己是正面应上还是要扩大自己真正的优势。

 

 

(后续更新)

 

因为孩子在换季生病, 我们又时隔十月再次来到儿研所,又再次去了北侧500米的悠唐MUJI。

 

我的感受就是背景声不那么“靡靡之音”了。

 

而且让我有些不适的是它的布局变得紧凑──让我不禁产生了从奔驰S换成大众Golf的感觉。

 

(注, 我自己是非常喜欢Golf的, 2018年家庭换车的时候“险些”入坑, 后因爱人开玩笑:不惜以买车领离婚证的魅力逼迫我作罢。)

 

总体说来, 货架和商品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只是在沉列上变得更紧致了,而且悠唐二层的MUJI在中厅处原来有15平米镂空,直接望穿至一楼Starbucks的设计被封死了。 周围的懒人沙发和儿童小三轮也不知所踪(曾经的黄色小车车是我儿子James的必玩之具)。

 

我又在厨房用品和文具上驻足了片刻 ── 还是那些东西, 价格从Minisos Triple 变成了Double。

 

“恩, 还是没什么需要的。 或者, 要不我把这个笔加到我的taobao 购物车?

 

抱着这个念头, 我和妻带着James悻悻离开。

 

 

寻觅着下一处商场落脚之所。

 

 

(2019.04 上旬, 再次认真逛MUJI

 

毕)

 

 

而是在要想如何思考自己是正面应上还是要扩大自己真正的优势。

(后续更新)

因为孩子在换季生病, 我们又时隔十月再次来到儿研所,又再次去了北侧500米的悠唐MUJI。

我的感受就是背景声不那么“靡靡之音”了。

而且让我有些不适的是它的布局变得紧凑──让我不禁产生了从奔驰S换成大众Golf的感觉。

(注, 我自己是非常喜欢Golf的, 2018年家庭换车的时候“险些”入坑, 后因爱人开玩笑:不惜以买车领离婚证的魅力逼迫我作罢。)

总体说来, 货架和商品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只是在沉列上变得更紧致了,而且悠唐二层的MUJI在中厅处原来有15平米镂空,直接望穿至一楼Starbucks的设计被封死了。 周围的懒人沙发和儿童小三轮也不知所踪(曾经的黄色小车车是我儿子James的必玩之具)。

我又在厨房用品和文具上驻足了片刻 ── 还是那些东西, 价格从Minisos Triple 变成了Double。

“恩, 还是没什么需要的。 或者, 要不我把这个笔加到我的taobao 购物车?

从垂直电商到社区电商

几年前, 我在一家美食电商有过短暂的工作经历, 那个时候我想人们在"吃"上是要花的钱、时间的市场是很大的。 平凡工作人群有自己的解决方式,这个市场被分成了外卖、请人做饭、预约服务(专享)

直到最近, 又观察到一种新的方式, 叫做共享厨房, 不过像是to-B。

我工作的那家电商做的专享,客单价在200-500 (单人或双人餐), 市场需求虽然有但不是太大,

2016年Round C+ 后,将原来线下五个城市推广到十个, 后来也就没有了后来。 我个人以为是BD的失控和对未知城市的消费能力高估。

直到现在, 我从事知识服务的工作后, 发现自己还蛮希望有那个时候的一种App的, 我在未来的指定时间段会想和一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吃饭, 作为Host自然想这次饭吃的好一些, 500-1000的心理定价, 但麻烦的就是自己要找一家合适的地方。

就有点像是美食界的“时尚买手”。

说远了, 回到垂直电商在2015年那时大行当道(聚美优品、蘑菇街、美丽说 为代表)

到后来女装外的赛道也涌入越来越多的参与者。

现在新出来的社区电商, 我还看不太清晰。

我问朋友说有什么区别?

朋友让我联想 SMZDM, 或者说评测信息。

我感觉不是, 社区应该是有种community 感, 即会让user对某一品类形成时间依赖而非购物依赖。

所以是小红书吗?

我说他不像, 应该是抖音。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